广东江门高日强:“四心一路” 开宝马养鱼

  虚心才能静下来学习,而只有细心才能发现和解决各种各样的养殖问题,有了好的思路,对自己养殖的品种才有信心,有了信心才有坚持下去的动力。

  ■&nbsp《海洋与渔业》记者&nbsp陈石娟/文图

  在广东江门养殖笋壳鱼的圈子里,有一个开着宝马、抽着水烟筒的养殖户几乎无人不晓,他叫高日强。因为身材较为矮小的原因,他当年开始养鱼时非但不被人看好,甚至还遭到了嘲笑。那时起,高日强便暗下决心,要通过努力,靠养鱼买一辆宝马让这些人另眼相看。现在谈起宝马,高日强并不会引以为豪了,然而正是这种敢想敢做的魄力,成就了他在江门笋壳鱼界的江湖地位。他常说,养鱼和做人的道理是一样的,要虚心、细心、信心和恒心,要有思路,有此“四心一路”,其利断金。

  一人玩转60多个品种

  高日强掐指一算,自己养鱼已有20多个春秋了。

  1988年,做着饲料生意的高日强开始投身养鱼。他的起点是100多亩鱼塘,主养四大家鱼和罗氏沼虾。其实,高日强养鱼并不被周围的人看好,人们都不相信,身材矮小的他能把鱼养好。“行,你们看‘衰’我,我就要通过养鱼买辆宝马回来让你们瞧瞧。”回忆起当年的抱负,高日强有些不好意思地哈哈大笑起来。

  他喜欢尝试新鲜事物。他认为,只有敢于尝试,才有可能找到正确的发展之路。从投身养鱼开始,高日强每年都尝试着养2~3个新品种。因此,提及广东大部分的养殖品种,他总是能说得头头是道。“每赚10万元,我就会拿两万出来试养新品种,至今我养过的品种有60多个,累积在一起所交的‘学费’不下600万元,其中笋壳鱼就占200多万元。”高日强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他感慨地说,“玩”新东西肯定要付出代价,自己能有这么丰富的养殖经验,可以说都是“交学费”换来的。因此,他自信,不管是什么新品种,自己摸索个一两年,基本就知道该怎么养了。

  养对品种从笋壳鱼开始

  “一个养殖者要想成功,除了有场地、有资金、懂技术,还得要有思路,即要养对品种。”高日强认为。

  泰国笋壳鱼1988年引入中国,2004年成功突破大量人工繁育苗种技术。高日强在江门属于比较早开始接触笋壳鱼的那一拨人。2006年,高日强开始试养笋壳鱼。那一年8月,他从珠海斗门买入3万多尾泰国笋壳鱼苗,养到第二年7月上市时,竟只剩下了1000多尾。回忆起当时的情形,高日强印象深刻。“卖了仅剩的1000多尾成品鱼,只拿回了苗种钱,饵料、人工、水电、塘租等其他投入的成本全都亏了!”

  虽说又交了一大笔学费,但通过这一年的摸索,高日强掌握了笋壳鱼大吃小和喜欢集群的习性。2007年,信心满满的高日强大胆买进了28万尾笋壳鱼苗。2008年,他就成功养出了22万斤商品鱼。据了解,当时笋壳鱼市场行情非常好,那一年,高日强就赚了300多万元。“第一年养殖失败当是交学费,我很看好这个品种,所以从2008年起,我就开始全面养殖笋壳鱼了。”高日强告诉记者,那两年笋壳鱼塘头价格平均高达78元/斤,高出养殖成本近1倍。2009年出鱼他就赚了900多万元。
  
  从笋壳鱼养殖到繁育

  现在,高日强的养殖场以笋壳鱼苗繁育为主,附带养殖商品笋壳鱼。

  他告诉记者,从养殖进军孵化,只因为当年笋壳鱼苗太难订购。原来,高日强计划2008年扩大笋壳鱼养殖规模时,四处订苗,无奈鱼苗市场颇为紧张,被告知自己要排到很后才能拿到苗。于是,高日强索性自己也搞起了笋壳鱼鱼苗孵化。

  2008年,他就成功孵化和培育出了几十万尾笋壳鱼苗。随着规模的扩大,现在,他的笋壳鱼苗场年孵化量已经达到1000多万尾,鱼苗主要销往珠三角和阳江等地。

  高日强告诉记者,泰国笋壳鱼苗以3公分规格为死亡关键点。鱼苗在3公分以前,分化速度极快,特别喜欢扎堆,大吃小的现象最严重,如果分级不够及时或技术把撑不好,鱼苗就会大量损耗。高日强在摸索出这个规律之后,宁愿自己多花点功夫,把鱼苗培育超过3公分规格以后才卖给养殖户,因此为养殖户减少了不少损失。

  对于自己的客户,高日强可谓知无不言、毫无保留。他时常接到客户的求助电话,而自己也会定期给他们打电话,跟踪笋壳鱼的养殖情况。最近,佛山三水养殖户的笋壳鱼得了孢子虫病,束手无策。高日强得知消息,四处寻医,还亲自驱车把技术员请到塘头,为三水养殖户的笋壳鱼看病。
  
  “四心一路”口诀

  高日强已经快60岁了,他的养殖场人手不少,但有些事还是会亲力亲为去做。到现在,高日强夫妇还是常常吃住在养殖场里,大半个月才回一次家。

  在他的养殖场的休息区,一块块黑板挂在墙上,上面用粉笔密密麻麻地写满了生产记录。每个鱼塘的情况从黑板上都能一目了然地看到。他以自己的经历告诫养殖场里的年轻人,什么也不懂并不要紧,但无论是养鱼,还是做人做事,一定要具备“四个心、一条路”,即虚心、细心、信心、恒心和思路。“虚心才能静下来学习,而只有细心才能发现和解决各种各样的养殖问题,有了好的思路,对自己养殖的品种才有信心,有了信心才有坚持下去的动力。”高日强说。

  谈到“恒心”,高日强的表情稍显沉重。因为有一件事,也需要恒心去实现。“泰国笋壳鱼这个品种引进中国已经很多年。这些年以来,几乎没有人对笋壳鱼的亲本进行更新或提纯复壮。现在,笋壳鱼普遍近亲繁殖、种质差、病害多、养殖成本高、市场价格低。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这条鱼就会败下去。”高日强忧心忡忡地说。这两三年,笋壳鱼的病害越来越多,生长速度也一年不如一年。今年开春以来,笋壳鱼苗种成活率低,而商品价格进入低迷,近期也只有38元/斤。笋壳鱼养殖正在遭受“寒冬”,高日强总是夜不能寐。他说,自己卖苗多少还能赚到钱,苦的是那帮养殖笋壳鱼的朋友。

  为了让这条鱼能够继续造福更多人,他迅速转换思路,下决心投入资金和精力开发笋壳鱼良种。由于受到条条框框的限制,高日强的苗种场没能申请成为省级笋壳鱼良种场。“良种建设本应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支持,既然得不到支持,我以一己之力也要开展这项工作,即使这要花掉一大笔资金和好多年的时间。”高日强告诉记者,他已经托朋友在越南和马来西亚收集好一定数量的野生泰国笋壳鱼亲本,12月份就可运回来,预计明年开春就能生产出几百万尾远源杂交的笋壳鱼苗。

  为降低养殖成本,高日强在着手准备改良笋壳鱼种质的同时,还一边摸索笋壳鱼高密度养殖模式。他常说,看到养殖户赚到钱才是他最开心的事。因此,他要用自己的力量,为这个行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本文由《海洋与渔业》杂志社授权中国水产养殖网转载。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擅自转载此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责任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